文章内容

一个犹太家族的大中华投资史

发布时间:2014-06-24

躲过消灭在沪犹太人的计划,在上海开过珠宝店、电影院,垄断过瑞士钟表的大中华区经销权,如今卖拉菲

郭兴艳

从珠宝店到电影院,从瑞士名表欧米茄到法国红酒拉菲,从高端消费品到全球房地产和金融投资,犹太人贝利(Bera)家族四代人在大中华地区的投资见证了该地区的历史和发展。

“家族财富就像一棵苹果树,每个家族成员都可以从树上拿些苹果或树枝,但树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贝利家族第三代掌门人贝利文(Raymond Bera)和第四代贝利飞(Philippe Bera)近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说。

贝利家的家族树和广泛使用的家族信托结构出奇地相似,显示出犹太家族在家族传承上的先见之明。对于走向海外的中国家族,贝利家族则提醒要避免投资不熟悉地区的房地产,树立家族的诚信形象,并通过成熟的家族管理令家业传承。

垄断瑞士钟表中国经销的家族

1840年前后,就在黄河岸边开封自宋代起定居的犹太人已被同化之时,新的犹太移民又开始来到中国。此后一个世纪里,来华的犹太人形成一股持续不断的潮流。据不完全统计,1940年前后,在中国境内的犹太人有4万~5万人。

贝利文1942年出生于中国上海,这一年,纳粹正在欧洲疯狂迫害屠杀犹太人。而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刚刚出生的贝利文并不知道自己躲过了一场屠杀犹太人的“上海最后解决方案”——梅辛格计划(德国秘密警察头目梅辛格企图联手日本消灭在沪犹太人的计划)。

在上海犹太人的团结互助和世界各地犹太人及中国人民的帮助下,梅辛格计划被化解,最终几乎所有的上海犹太人都幸存了下来。

此时的贝利家族已经在上海发展了20多年,经营着上海的第一家外资珠宝店和最早的一批电影院。上世纪30年代初,贝利家族成为欧米茄在中国的独家经销商,随着家族转移至香港,其在大中华地区高级钟表业的“垄断”地位也一直持续至1995年。

当时贝利家族的安天时洋行,掌握着瑞士欧米茄和天梭表的总代理权。为得到分销权,英皇集团主席杨受成曾连番拜访一个多月而不得见当家人尊容。杨受成拜访的正是贝利文的一位叔叔贝利恒,靠诚意打动对方,英皇珠宝最终从贝利家族手中获得了天梭表的分销权。

但随着瑞士表商将市场分销垂直化,逐渐将代理权收回,贝利家族将重心转向“液体黄金”法国拉菲红酒。目前拉菲酒庄均属于另一个中国人更为熟悉的犹太人家族——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而贝利文之子贝利飞此前更是在罗斯柴尔德银行和私人银行工作长达十年,并设立了罗斯柴尔德在香港的私人银行分支。

当被问及是否担心拉菲红酒庄也将分销垂直化时,贝利文称,红酒和其他消费品不同。一般来说,中间人难以为其他消费品牌提供增值,品牌也不愿意将利润与中间人共享,但红酒分销却需要特别的条件,从运送到储藏再到消费者教育和跟踪服务都需要更高的要求。

忠告:海外投资有风险

过去几年出现的红酒热,令一箱1982年的拉菲价格被炒到过上百万港元。贝利文告诉记者,中国买家对红酒的鉴赏品味越来越高,前几年不少法国酒庄接受了大量来自中国的订单,但随着价格下跌,不少买家未能履行订单,令不少法国酒庄极为被动,也导致现在法国酒庄更为小心处理来自中国的订单。

代表葡萄酒二级市场上最受欢迎的100种高级葡萄酒价格走势的Liv-ex红酒100指数,在2011年6月底达到365的高点,此后一路下跌,昨日(4月9日)收报249点,比最高点下跌超过三成。

除了不应将红酒作为投机品外,贝利文提醒中国投资者要注意海外房地产投资的风险,因即便老到如贝利家族,也曾在海外房地产投资上吃过亏。

 

贝利家族在香港拥有大量物业,其房地产投资还遍及瑞士、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地。贝利文告诉记者,千万不要投向并不熟悉的房地产市场,他们曾在美国某地区进行投资,但最后因土地划拨和法律因素导致税务大增,考虑到各种成本后几乎未能获利。

更为重要的是,如何将家族事业传承延续下去。贝利文的心得是让子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他本人也是在做过10年电脑技术工作后才接手家族企业,其子贝利飞亦是成为一名资深银行家后再回归家族企业。

这样做的好处是,能让家族形成多元化的视角,也能为家族事业带来新的方向。“我们也见到很多子女进入家族企业反而搞得一团糟的情况。”他说,犹太家族和中国家族一样,有互相照顾家庭成员的传统,每个家庭成员不论身在何处做什么,都能从家族财富中得到一些“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