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俞萌:国企受监管太多 戴着镣铐与民企竞争

发布时间:2014-03-28

“大国大时代——中国经济报告会”之“三月谈:政府的边界在哪里”于2014年3月27日在北京大学举行。上图为锦江都城CEO俞萌。(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梁斌 摄)

新浪财经讯 “大国大时代——中国经济报告会”之“三月谈:政府的边界在哪里”于2014年3月27日在北京大学举行。锦江都城CEO俞萌在演讲中表示,国企受监管太多,是在戴着镣铐与民企竞争,这样不公平。

俞萌称,锦江之星顶着国有企业的帽子,确实在贷款等方面受到了便利,但是,国资委作为出资人对企业进行监管,而监管又跟市场资源相悖,对比民营资本开设的酒店来讲,国企就是带着手铐和脚链跟他们赛跑。

同时,俞萌称,本轮改革能否成功,不是看中央政府的政策,而是看地方政府、基层政府能否将这些政策落到实处。他举例称,锦江之星从改造一个酒店到开业,光盖章就要100多个。他还建言,在完全竞争领域,国资应该逐步退出企业大股东的地位,逐渐变成中股东,小股东。

以下为演讲实录:

俞萌:刚才听了冯总和刘总的演讲其实大家都是长了很多的知识,接受了很多的信息。我是昨天从上海飞过来的,第一个感受是这两天北京的雾霾非常的厉害,而且非常有特色,感觉北京的雾霾跟上海不一样,非常的浓重,上海的雾霾应该说比较飘柔。也感觉到经济之声举办这样一个活动,其实给了我们一个思考问题的机会,政府和市场到底是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政府应该如何来定位?其实政府的定位很明确,你到网上去搜一搜你去看看报纸,看一看十八届三中全会都已经很清楚,但是为什么刚才刘总也说到了,我们很多事可能还做不下去,傻子瓜子为什么能成功,刘总做的音响要暂时搁浅,说明了一个问题,政府的利益其实现在还没有被真正的打破,因为分清楚了市场、政府的这些定位以后,很多政府的一些利益要被打破,所以这些利益在没有被打破之前,市场是很难配置资源的。所以我们看到里面一句话,叫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个人利益合法化,我想冯总在做房地产项目的时候,跟我们做大家可能熟悉的一个经济型酒店的锦江都城差不多,我们改造一个酒店,改造以前大概要盖将近80个图章,一步一步的去盖,改造完毕开业大概还有56个图章加起来一百多个,你说政府的权力这个无形的手其实是对市场资源配置起到了遏制的作用。

那么也有人很奇怪,就是说你们锦江之星,因为我们做了一个品牌,你们锦江作为国有企业怎么会成功,当然很奇怪,其实在国有企业当中,跟我们一起做经济型酒店的,还有首旅下面的一个品牌,但是他们没做成。为什么他们没做成,锦江之星却成了,刚才就像刘总讲的,大家没有引起注意,感觉我们锦江国际集团就是做饭店的,我们是做五星级的,我们接待的人都是国家的元首。所以你们做一个老百姓的酒店,那就跟小卖店差不多,所以你们不会成功,但是,在我们管理团队的努力下,锦江之星现在做到中国国有企业做酒店的里面是最强的。今天再回过头来看,其实就是当初因为我们集团没来管,所以我们完全按照市场化的运作培养了很多人,我们所有的干部员工来自各地,包括还有海外,所以这十几年的发展其实正是证明了就是说其实你管的越多,企业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小,也就是说企业无法来让市场来配置各种各样的资源,锦江之星这个品牌现在在中国的消费者当中还是比较认可的。那么也正是锦江国际集团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其实就是市场配置资源的成功,就是国资委锦江国际大老板不去关注的成功。

很多国企其实都没成功,谈们不缺人才,也不缺现金,而且他的机制有些方面比民营的要好,一个民营的企业如果你去做酒店,你要向银行贷款,可能就像刚才冯总跟我们刘总说的,很难,而作为一个国企顶着锦江这块牌子,拿贷款很容易,所以这些优势是国企与生俱来的,但同时因为作为出资人国资委他有监管,而且这些监管又跟市场资源相悖,比如讲我一直认为我们在市场上做经济型酒店,跟我们同行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的同行是来自于民营资本,是来自于风险投资,他们有很灵活的机制和体制,而我们是带着手铐和脚链跟他们一起在赛跑,我们1997年起步,现在国企里面规模最大,拥有一千多家酒店,但是跟我们竞争对手来讲他们起步比我们晚,规模比我们大,因为他们没有这些镣铐。这也是市场在配置资源中对国企的一些不平等。

我刚才说也有有利的,同时也有不利的。所以到今天为止我们再来看市场和政府的定位,其实我的体会从这十几年做管理、做经营,作为一个商人,其实更多的体会到是政府的定位要能够真的落实,其实政府的定位谁都知道,现在政府是一个把有为的手伸出来,一个有形的手伸出来,其实恰恰应该做的是一个无为之手,因为无为才能够无所不为。所以政府如何在这一轮新的改革当中,能够把中央政府的一些政策能够下去,其实关键不在中央政府,更多的是在政府的终端服务,终端的这些衙门,他们观念的转变其实会对中央政府的施政起着重大的作用,就像我们酒店一样,酒店要提倡好的服务,关键不在于我,关键是在于我每个门店的服务员,他们把每个顾客都服务好了,大家都会觉得你这个品牌是好品牌,如果说光是我一个人在几千家门店里面来回的跑这个服务做不好的,所以服务好不好在酒店的终端,中央政府的这些政策,政府的定位能不能做好,是在政府的末端,所以这是我们这一轮改革的关键。

但是末端的利益被打破,能不能让这些利益人所接受,这我想需要有一段时间,我也非常同意刚才刘总讲的,冯总讲的,现在考公务员的人数减少,大家对他的期望已经降低,未来你考公务员的这些期望其实更多的是来实施政府的一些政策,来为企业服务,而不是作为一个对企业掠夺性的一个部门。因为我们现在很多的政策还不够完善,法制还不够完善。但是我们完全可以看看我们周边的韩国、香港地区、新加坡、其实这些政府部门就是用无为之手在管理着国家,在管理着这些老百姓需要他们管的事,在企业这种宏观的监管上在法制的建设上,这些政府是有为的,但是在市场配置资源上他们完全是落后的,不需要做更多的有为。所以我想今天我们在谈论市场和政府的这种关系的时候,其实我的关注点是放在了政府的末端,第二个可能要讲的就是在这一轮改革当中,国企国资的改革到底该怎么做?锦江国际完全是一个国有控股的公司,哪怕我们现在在香港上市,在上海上市,其实都还是国资控股,那随着国家改革的深入,上海的国企、国资改革的出台,其实我们这个企业已经放入完全竞争性的行业,这些行业其实都将被市场资源配置做重新的分配。那么可能对我们这个品牌、对我们这个公司来说又是一次很好的发展的机会。那么这些资源的配置将在最近或者未来两三年当中服务业的发展,酒店业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现在是一股独大,好,也就是这样,跟竞争对手比,跟市场比,我们的机制我们的节奏还非常的慢,那么要完全的松开绑,从所有的流程上以市场化的手段来操作,包括你的建造,你的运营,你的薪酬完全按照市场化来做,那我想在这一轮国企、国资的改革当中,我们这类企业国资必将退出大股东这么一个角色,慢慢的成为一个中股东、小股东,为这种完全竞争性的企业创造良好的发展的机会。
同时中国的酒店业其实还处于一个起步发展阶段,我们的酒店业从高星级酒店来说,是完全背离的,而从我们这类企业来说投资回报完全是朝着很好的方向再发展。我们这几年每年是以25%-30%的幅度利润在增长,这完全是市场给企业带来的效率,同时也为社会解决了就业的问题,也为国企走出了一条开创的完全新的一种经济的形式。我做酒店行业30多年,其实我感觉这十几年其实是我最精采的,从一家酒店做到现在一千家酒店,规模不一样,你思考的问题就不一样。你思考的要做流程,做制度的改善,你思考市场的变化和企业的变化,所以这些其实都是未来我们这些职业经理人在思考政府市场企业员工、投资人、股东、我们之间应该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所以我相信这一论的国企、国资的改革跟我们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的处理完全都是会朝着一个比较好的方向去发展。也相信中国的经济会随着我们这一届政府更多的一些好的政策的出台,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包括刚才刘总讲到的,军事、国防、科技这些方面其实都是我们企业在看到了这些发展的方向以后,我们感到是企业要发展的保障。也是中国人稳定发展的一个保障,所以我想我们会迎来一个比较好的政治经济环境,企业发展的环境我们个人发展的环境,包括投资人有更好投资回报的环境,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