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国内数万亿金融债务将进入偿付高峰期

发布时间:2014-03-26

       房地产、煤矿、钢贸等行业资金压力增大

  万亿金融债务进入偿付高峰期

  专家称,债务违约黑天鹅事件出现概率或增加

  □记者 蔡颖 北京报道 来源:经济参考报

  金融市场违约序幕已经拉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公开数据和多家研究机构获悉,今年将有4万亿至5万亿元规模的信托产品集中到期,并且还将有接近3000亿元的企业债面临兑付。

  多位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分析认为,二、三季度将是债务偿付高峰期,而涉及房地产、煤矿、钢贸等行业的偿债压力加大。目前,投资增速放缓是经济结构调整所带来的结果,期间政府会给予债务违约一定的容忍度,但同样需要警惕市场的连锁反应,包括企业互保链风险和资金高利率风险。

  承压

  金融债务再临偿付高峰期

  今年1月,中诚信托、吉林信托先后出现30.3亿元、9.7亿元信托产品逾期无法兑付;3月4日,超日太阳公告“2011年公司债券第二期利息无法按期全额支付”,成为首例企业债违约;3月7日,总部位于山西的民营企业海鑫钢铁集团被媒体曝出未能偿还的逾期银行贷款达30亿,银行上门追债;3月11日,上市公司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披露净利润亏损的年报,天威债券自当天起停牌。

  除此之外,3月份,浙江房企兴润置业资金链断裂让35亿元债务浮出水面,其中涉及银行信贷24亿元,多家房企亦不断曝出资不抵债传闻。

  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管清友分析表示,“随着金融市场化改革和资金收紧,信用风险开始被引爆,刚性兑付被打破,这有利于金融产品运作的市场化。但那些对接高风险行业的金融产品兑付压力也引发了市场担忧。

  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初到2013年第一季度信托产品发行量快速增长,而这一时期发行的信托理论上都将在今年陆续到期,这将有4万亿至5万亿元的规模。具体而言,“2014年基建信托到期量约1.4万亿;房地产信托到期量约6335亿元;产业信托到期量约1.7万亿元,为三大类信托中到期量最大。”海通证券姜超统计称。其中,产业信托方面,今年有49款涉矿类信托产品到期,规模接近100亿元。

  从投向上看,申银万国研究所给出的数据显示,房地产、基础产业和工商企业这三类信托分别占整个信托规模比例为51 .77%、26 .74%和17.97%。

  华宝证券分析师胡立刚指出,“今年除了房地产信托外,还需要特别关注工商企业类信托,这类信托名义上资金用途多为补充企业流动资金,而实质流向较难监管,还款来源往往不明确,存在较大的风险隐患,尤其是民营背景的融资人,往往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陷入民间高利贷等资金困局。”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公布国内首份《信托公司兑付风险评价报告》显示,以流动性支付能力指标衡量,信托行业整体存在一定的流动性风险。“如果到期损失比例为5%,将共有14家信托公司存在偿付困难,资金缺口75亿元;达到20%时,存在偿付困难的信托公司数量上升至50家,资金缺口也将达到1156亿元。”

  在债市方面,自2012年以来,共有679只产业债被下调评级或给予负面展望,其中,金属冶炼、煤炭、化工等行业合计占比达到24%。

  据统计,2014年全年共有1706只企业债(含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将产生派息或兑付现金流,现金流合计2770 .72亿 元 ,其 中 派 息 现 金 流1796.39亿元,占比64.83%,兑付现金流974.34亿元,占比35.17%。从2月开始,企业债派息与兑付现金流连续4个月维持在200亿规模以上。

  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也在近期对媒体称,“2014年是企业债券偿债高峰”,并且,发改委预计今年将有1000亿元城投债券到期兑付。

  影响

  多行业资金压力掣肘投资增长

  “国务院早已确定了五大产能过剩行业,这五大行业中的钢铁、船舶、水泥、平板玻璃,江苏省是重要生产基地,因此这几个行业治理产能在资金流动方面确实会面临一定压力,给银行信贷偿还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近两年都会比较突出。”江苏银监局局长于学军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业内分析人士普遍认为,目前,我国经济结构调整进一步深入,传统的能源、重化工以及新能源等行业均陷入低迷期,在流动性偏紧的背景下,借新还旧难度加大。并且,许多实体企业依然面临着低利润和高负债的局面。金融机构如果加大融资支持,很可能将承受着坏账风险的压力,因此,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着投资的增长。

  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认为,今年基本建设投资增速可能大幅下滑,其次是实体企业在厂房设备投资方面也会大幅下滑,再次就是房地产投资下滑。

  摩根大通在近日发布的研究报告中预计,“2014年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将从2013年的19 .6%下降至18.6%。考虑产能过剩、地方政府财力有限、房价上涨速度放缓以及信贷紧缩等因素,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增速均将放缓。今年,制造业投资料将增长18%,基础设施投资增长1 8 .9 %,房 地 产 投 资 增 速 回 落 至16%。”

  就房地产市场而言“房地产行业贡献了16%的G D P,近40%的政府财政收入,1/3的投资总额。并且,房地 产 行 业 投 资 占 固 定 资 产 投 资 的33%,银行贷款余额的20%,新增贷款的26%,政府收入的39%。如果房地产投资增速急剧放缓,经济增速也将承受压力。”野村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称。

  “银行针对房地产贷款强化了名单制管理,同样,信托公司也对房地产项目风险评估更加严格,一些煤矿项目基本很少再做了。现在对于风险较大、资金流状况偏紧的行业,金融机构都比较谨慎。”新华信托一位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称。

  预警

  风险暴露恐生连锁反应

  有机构测算,目前,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和船舶等五大产能过剩行业总负债规模约7.7万亿元,其中有息负债总规模约5 .15万亿元,银行贷款占绝大部分。如果这些行业在未来两年整体去产能化率达11.2%,按照5万亿元的总贷款规模计算,预计将产生不良贷款约5700亿元。

  美银美林预计,“2014年中国政府将清理日益攀升的地方政府和企业债务,部分债券和信托产品违约的可能性将大增。”不过,在此过程中,由于中国的许多债务合同都由第三方担保,一旦贷款者无法履行承诺,也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穆迪评级机构信贷官钟汶权表示:“如果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违约,就可能出现连锁反应。因此政府会采取措施,不让此类平台在现阶段倒下。”

  “由于企业向银行贷款时没有足够抵押品,往往采取互保联保的形式。如果某一个领域风险爆发,确实会对担保链形成很大的影响。银行能够采取的办法是,对某家企业集体授信,确定一个整体额度,再分头放贷,这样就对该企业整个信贷资金有一个掌握,以防止通过互保、联保的方式给企业多头授信,滋生风险。”于学军对《经济参考报》记者称。

  实际上,“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一个核心提法就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但摆在政府面前的一个难题是,如果市场本身是扭曲的,那么其资源配置的效果肯定不是最优的。以非银行融资为例,其高速发展背后的很大一部分动力不是来自于金融资源的优化分配,而是由于监管套利等不当因素。”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分析称,“未来,要健全中国金融体系的市场机制,必须尽早打破刚性兑付的怪圈,并且强化监管措施以抑制监管套利等不当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