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秋色过半

发布时间:2012-11-05

中秋一过,秋色平分,一半繁华,一半萧瑟。
田野里绚紫的葡萄、澄黄的梨子、金色的橘子、红色的枣子、颗粒饱满的花生、低头静默的玉米、裂嘴傻笑的石榴……昨天还热热闹闹的在田野里拥挤着、嬉笑着,浓墨重彩极尽奢华地铺陈着秋丰收、渲染着秋的绚烂,但仿佛一夜之间就寂静了下来,只剩一层薄薄的晨雾在繁华褪尽的田野中飘荡着,湿润的、微凉的、浸入肌骨的。在这微凉之中,草儿从叶尖开始沿着脉络一点点枯黄下去,山野田园就随着这草儿一点点的枯黄宁息了各种虫儿的叫鸣,一层层荒芜下去,至到归于宁静。
树叶从枝头一片片飘落。一天天,一层又一层,繁茂如盖的树冠一点点露出黑色疏离的枝桠。太阳落下,玉盘清辉,月色就从这疏离的树枝间撒落下来,仿佛也因为夜凉如水般清凉而微微凝固,伸手轻叩,依稀听见金属的声响?不然,又是谁惊扰了已经栖息的寒鸦?“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菊花清瘦。独占一片东篱。
静水深潭。
秋,滤去了春的稚嫩、夏的浮躁。一切喧嚣的、喧闹的,在风轻云淡中学会沉寂,习惯寂寞,习惯忍耐。
此中有真意,只是,欲辨已忘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