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庄子》哲学思想的管理反思

发布时间:2012-09-12

    《庄子》哲学思想的管理反思

    大概三天前,一个在公司下属旗舰店实习的主管反映,说旗舰店店长工作要求不合理,其理由是,同一件产品,实习主管单价销售1500元,旗舰店店长说太便宜不能卖,随后旗舰店店长自己以1450元的价格销售出去了,实习主管就去质问旗舰店店长,为什么同样的产品,我销售单价1500元说太低不能卖,而你1450元就可以销售难道不算低吗?

    管理中类似冲突司空见惯。如何解决,特别是制度性的解决,值得研究。

    《庄子》说:“井蛙不可以语海,夏虫不可以语冰。这话的意思是说,井底之蛙只能坐井观天,一辈子没跳出过井口,那里知道世界上有大海,你给井蛙讲大海是不可以的,没用。夏虫不可以语冰,夏虫的寿命一两个月,都在夏天,从来没机会见冬天和冰雪,你给夏虫说冰如何如何,等于白说,夏虫的知识系统中没有冰的概念。

    事实上每个人在一个相对的领域、行业、系统中,都可能是井蛙和夏虫。一个熟悉建材的人,未必熟悉古生物化石的研究;一个古生物学家,未必对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专业,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相对领域中,都不同程度上扮演了井蛙和夏虫的角色,这一点需要认可。

    不同的是态度。比如一个刚从美国飞回上海的人,来到奉贤区某村一口井旁,去和井里的青蛙朋友沟通,告诉井蛙说,外面世界大,有海洋,我飞机上看到了。如果井蛙哈哈大笑,说世界就是井口那么大嘛,你扯淡,那这样的井蛙就有问题了。如果井蛙说,呃,这我还不知道,下次和隔壁村井里的女井蛙约好走出去旅游看一看吧,这个井蛙虽泡妞但是靠谱的。

    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是相对的井蛙,每个人的知识面都有限的可怜,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还太多。管理实践中也是一样,要的是一个有前途的态度,一个虚心合作的态度,这种情况下,沟通才可能更深处,而沟通出效益,沟通就是生产力。

    这件事情带给我们的管理反思就是,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相对的井蛙和夏虫。当代社会情况下,井蛙也可以语海,夏虫也可以谈冰,关键是井蛙和夏虫的态度,是否愿意打破自己既有的知识框架,愿意创新进步,具有学习力,思考力,沟通力和作为力。

    《庄子》哲学思想的时代变化和辩证应用

    社会发展了几千年,许多东西都变化了。《庄子》说:知其愚者,非大愚也;知其惑者,非大惑也。大惑者,终身不解;大愚者,终身不灵。比如一个销售人员,如果一年做个两三千万的小成绩,就感觉自己像愤怒的小鸟一样可以为所欲为到处乱飞的话,这个销售人员的成就也就到此为止,一年做几个亿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可能性,因为他做了一点点小成绩就让所有人知道他不得了了,向所有人以此为资本进行显示炫耀,这个销售人员的境界比庄子说的知其愚者的境界还差一些,还没有达到自知的地步,停留在不自知其愚,反自以为是的层面,这些是庄子的时代能够看到的,但有些是看不到的,比如现在的网络,飞机等。从这个角度讲,庄子说大惑者终身不解,管理中完全可以不研究大惑,我们可以就研究如何提升绩效的小惑,小惑的核心,是对人性的把握。有时管理者出发点是好的,但因为方法方式问题,可能会引起被管理者的不满、内心抱怨等,事与愿违。

 从辩证法的角度看,庄子的许多思想也要灵活地理解。《庄子》说:犬不以善叫为良,人不以善言为贤。在过去传媒不发达、没有互联网的时代,这话是对的,但现在不行了,官方都要开微博,必须恰当地、及时地,许多组织都有专门的公关发言部门。或许庄子的本意,是主张人不需要过分张扬,言过其实,夸夸其谈,但从内涵和外延的扩张理解来说,会叫的孩子有奶吃,会说话不会在媒体发达的时代遭受因为言语不当的遭难,这是真的。

    结束语

    《金刚经》中的意识形态出发点要求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并说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研究《庄子》哲学思想,以佛家为内力,以管理应用为客体,或者能带给读者更多的体悟和升华。